澳门新葡亰1495

一家之言:性感不仅仅属于西方

  在近日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出生于中国四川、现居美国的演员白灵,因为其大胆、性感的装扮成为电影节上的一大焦点。她带来了许多性感、美丽的服装,并在电影节期间频频换装,令人眼花缭乱。有论者就此对白灵大加挞伐,称白灵以性拥抱生活,在柏林大肆炫耀性,并称同样在西方走红的章子怡,本质上和白灵是一样的,“就是要取悦西方的审美,只要看看她们两个在西方电影节穿得多性感就知道了”。

  从白灵的几套服装,看出她的“媚外”,这也算是知微见著、微言大义了。但是,白灵招致批评若仅仅是因为她在电影节上的性感装扮而不是因为其他,那么是有失公允的。

  众所周知,节日之所以成其为节日,需要在一定的文化圈中被下意识地认同,在同一游戏规则下被不自觉地参与,能够引起某一群体的普遍认同。电影节亦不例外。一个电影节所包含的要素不仅仅是“电影”,还包括明星、传媒、影迷、星光大道、宴会等等,所有这些构成了“同一游戏规则”,电影节由此达到在某一个时间段里最大限度地吸引公众注意力的目的,并扩大自身的影响。若非如此,所谓电影节,几个专家关起门来评评议议就算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

  暗香浮动、人面桃花向来是各大电影节的“招牌菜”之一。越是有影响力的电影节,越是能够给影迷带来更大的惊喜。奥斯卡颁奖礼、戛纳电影节乃至香港电影金像奖,争奇斗妍的明星走过红地毯时引发的尖叫声是令人心醉神迷的,并成为翌日各大报章娱乐版的头条,明星们所穿的性感服装有时还成为一个时间段里的时尚风向标。这本来就是电影节文化的内容之一,并构成了生机勃勃的世俗图景。性感不等于性,这是常识,只要在尺度范围内,没有像珍妮弗·杰克逊那样闹出个“露乳事件”,性感有什么不好呢?我个人倒是认同网上一种诗意的表达:在这个时而下雨时而飘雪的寒冷的柏林,这种性感的新鲜的气息是健康的。

  中华民族向来是一个性感的民族,“白茅纯束,有女如玉”,从《诗经》、楚辞、汉赋一直到《红楼梦》,塑造了多少性感的女子形象。一说到或见到性感,便认为是“西方的审美”,那才是典型的“媚外”,在21世纪的今天,更显出几分迂腐。

上一篇:宝鸡供电分公司修试中心拧紧“安全阀”

下一篇:没有了